位置:首页 > 趣味公司 > 正文

陕西“燃气之王”的陨落?(下)

粉巷财经 2020-03-26 17:34
编辑 | 师安鹏

起家之初,他的手法粗犷,与夫人的左右手生意,被人举报后,差点因此翻船。

尔后,他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将重点放在了攻克“关键领导”上。其实,他这个人外表看似粗犷,实则内心细腻,尤其爱研究人性,更懂上级的心思。

浸淫此道多年,一路征战,精准爆破,定向公关,无往不利。

早年,他对陕西省政府原副秘书长郑德义的利益回报,不可不谓之丰厚。让郑德义的妻儿参股上市公司下属企业,因此坐拥金山,数年之间获利不菲。

后来,他刻意攀附赵正永,拉拢其内侄女,给身边人输送巨额利益。逐渐获取赵正永的信任,入了小圈子后,江湖地位也日渐稳固。

与他共事多年的人士称,他具备狼一般的忍耐力,可以长时间地窝在坑里等机会。一旦猎物(领导)出现的时候,总能够瞅准时机、迅猛而出,很少出现失手的情形。

真不容易,51岁升任正厅,54岁终于如臂使指、说一不二,成为陕西的“燃气之王”。袁小宁为陕西燃气集团制定的企业文化口号,原本为“天然之气,厚德者生”,郝晓晨上任董事长后将“生”改为了“兴”,最终定为“天然之气,厚德者兴”。

有戏言称,郝晓晨宁为兴旺,不谋生路,最终自毁前程,锒铛入狱……

夫人做过的那些“生意”?

当年的陕西天然气建设指挥部,也有过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阶段。

郝晓晨时常回忆,以前效益如何不好,怎么克服困难,甚至带员工上街卖粉条……

这种艰难时刻不用去怀疑,没有玉汝于成的经历,也造就不了今天的“燃气之王”。

一直觉得,当年的钻井队工作,荒野生活的寂寥,村痞斗争的无奈,激发了他不断“上升”的潜能,才能育出细致入微的服务,察言观色的能力,高超的公关技巧。

毕竟,一个身处基层,没有什么根基的普通人,要混出来,是何等的艰难?其实,诸多时候,个体也是被时代洪流所裹挟,为社会环境所改变,也没有谁出生就是“坏人”。

以郝晓晨个人的能力、情商、智商,要是没走国企这条路,他在市场上也是能够有一番作为的。至少,没有大成,也有小就,还能安度余生。

可惜,往事不堪回首,这世上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早年,他刚起家的时候,手中可把控的资源并不多,不足以支撑太大的事情,或者结交上层的官员。

因此,他的选择也很顺应现实——盯住领导,姿态放低,温顺听话,做好服务。

他的人生轨迹里,该低头的时候,他绝不会昂着头;该江湖的时候,他也讲究哥们义气;该隐忍的时候,他也能屏声敛息。

当然,长时间的冰火轮换,性格难免有痼癖,睚眦必报的根源也许源出于此。

起步阶段,他做“生意”的手法,还是比较粗糙的,比如通报中的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

他与夫人张**通过关联人士,实际控制组建了恒泰机电、三雨广告、宏尼经贸数家公司。之后,这些公司分别承揽了陕西省天然气公司的办公家具、广告牌、物资采购业务。意料之外的风险,则来自于公司员工的反水,将他与夫人的生意路径曝光出来。

知情人士回忆称,多年之前,诸多陕西省天然气公司员工的桌子上,出现了郝晓晨的举报光盘和书面材料。

上述材料称,前述几家公司都是郝晓晨、夫人张**,好友曾*等数人组建,只有4个员工,办公地点位于振兴路31号创业楼508室。

当年的反水员工统计的材料非常翔实,郝晓晨控制的几家公司合计业务达到340万。

附属的业务合同,在陕西省天然气公司也能查到对应记录,包括其夫人张**出席股东会的盖章记录、工商股东名录,乃至郝晓晨起草的文件手稿。

其实,当年的他,作为陕西省天然气公司的副总,主管范围就是物资采购、广告宣传业务。

知情人士称,举报人要置其于死地。若相关部门没有放任不管,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他了。

如此翔实的举报材料,也没有对他产生太多影响,一切悄无声息就过去了。

“下班后专门有人在门口守着,不允许员工将东西带出去,大多数举报材料都被销毁,留存的都是少部分。”上述知情人士称。

郝晓晨人生中的第一次危机,在时任公司领导的庇护下,波澜不惊地涉险而过。对其而言,他人生的信条当中,又总结出两句话——

搞定关键人物就搞定了一切。

面对敌人,绝不能心慈手软,不是他亡,就是你死。

给老领导送的“大礼包”

起家时的举报风波,对郝晓晨观念的影响,如影相随,挥之不去。从一定程度而言,也影响了他的权力观,攀附也成了自然惯性。

官方通报中提及,他违反政治纪律,通过利益输送捞取政治资本,搞政治攀附,靠企吃企、滥权妄为,大搞权钱交易。

其实,郝晓晨最早的攀附和利益输送对象,并非像赵正永这样位高权重的部级官员。

彼时的他,无论是作为副总,还是接任总经理之后,往上结交的多数还是厅级干部。比如,曾担任过咸阳市长,后来调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的郑德义。

公开信息显示,两人交集颇多,郑德义担任咸阳市长期间,已经是陕西省天然气输气管道建设领导小组成员。

当然,此时的交集还仅仅是在业务层面而已,尚还未有过多、过深的往来。

之后不久,郑德义调任陕西省政府,作为分管天然气建设的副省长潘连生的副秘书长,同时担任陕西省天然气输气管道建设领导小组排名第一的副组长,位列副省长潘连生之后。

对于上述小组的职责范围,在陕西省政府发布的文件中有过描述——

陕西省天然气输气管道建设领导小组下设陕西省天然气输气管道建设指挥部,陕西省天然气公司的工作人员成建制划归建设指挥部。

如此,也就意味着,郑德义与郝晓晨的交集,从工作联系变成了行业主管、直接领导。

对谋求上升路径的郝晓晨而言,郑德义的地位、作用、影响力完全不一样了。

首先,要谋求晋升,分管副省长要留下好印象,直接跟副省长沟通,以他目前的层级而言,难度很大。因此,副秘书长的“梯子”就显得很关键了。

其次,省政府的副秘书长,同时兼任陕西天然气输气管道建设领导小组的第一副组长,对于下属指挥部和天然气公司的人员升迁,具有很大的话语权。

多方的利益权衡下,郑德义自然成为郝晓晨重要的“服务对象”。于是,工作当中刻意揣摩试探,酒席之间觥筹交错之后,郝晓晨逐渐“心中有数”了。

郑德义离休前夕,其妻子赵玉*,儿子郑长*数人注册成立了一家陕西大道置业公司。

此时,郝晓晨已经升任上市公司陕天然气(002267.SZ)的总经理,手中掌握的资源和权限与过往,已是不可同日而语。

很快,陕西大道置业公司就成为陕天然气(002267.SZ)的重要合作伙伴,并且参股其下属的子公司——咸阳新科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了这家公司25%的股权。

那么,咸阳新科能源的主业是干嘛呢?

这家公司持有6公里的输气管道,它的主要客户为中石油长庆石化总厂,为之提供天然气输送服务。

想一想,作为耗气大户的石化总厂,每年要消耗的天然气量?有着这样的一个优质客户在,与手持印钞机有何区别呢?

知情人士称,郑德义作为郝晓晨的行业主管、直接上级,工作当中对其关照颇多。当然,他比较江湖的性格,利用掌握的资源,对郑德义进行回馈也成必然。

但是,随着陕天然气内部人士的举报,上述关联交易及其背后隐秘,才为外界知晓。

然而,即便国内媒体做了系列报道,如此严重的利益交换,最后还是风平浪静,对相关人士未有任何查处。

这一次,郝晓晨又是涉险而过,未伤分毫……

搭上了赵正永的“快车”

随着职位的不断提升,郝晓晨接触领导的范围和层次,也有了质的飞跃。

以前服务的厅级领导,逐渐不在其视线内了。由于“气化陕西”工程的推行,他与省部级领导之间的“工作联系”,也明显要多了起来。

因此,如何抓住汇报的机会,给省部级领导留下能干、肯干、苦干的印象?

事实上,郝晓晨是作了很深入的琢磨和研究的。在公司内部,他经常会与下属分享与领导之间工作交往的心得——

要重点研究领导干部的喜好、习惯,要关注细节方面,分析也要细致入微。

要做好见领导的准备工作,怎么说话,说多久,讲喜欢、关注、爱听的内容。

要多做几套汇报方案,谈话可能是5分钟、10分钟、20分钟,方案准备三套,做到有备无患。

与郝晓晨共事多年的人士称,他具备狼一般的忍耐力,可以长时间地窝在坑里等机会。一旦猎物(领导)出现的时候,他总能够瞅准时机、迅猛而出,很少出现失手的情形。

如此,在其精心筹划、细致准备下,又有几个领导不会对他印象好呢?

当然,抛开其刻意攀附的因素,单纯从呈现的工作能力而言,又有几个领导会不给他施展的空间呢?

更何况,关系日渐紧密之后,他还有利益输送的后手。

那么,郝晓晨与赵正永之间,又是如何搭上线的呢?虽然,赵正永担任常务副省长期间,郝晓晨也给其留下了不错印象。但是,远远还没紧密到可以进入“小圈子”的地步。

双方关系的拉近,有个很重要的中间人:陕西百事通公司的董事长王勇(更名为王湧)。

财新传媒有报道称——

王湧与赵正永结识颇久,交情很深,往来更多。赵正永2007年去美国哈佛大学脱产学习时,王湧就曾陪同去买单、陪着打网球。

获取到的证据显示,郝晓晨与王勇之间的合作,不仅多,而且够早。

从最早的书面合同显示,双方的交集从1997年就开始,迄今逾23年。

1997年8月28日,王勇控制的陕西中化石化设备有限公司,给陕西天然气输气管道建设指挥部供应27万的不锈钢管。

彼时,郝晓晨主管物资采购,所有的物资供应、招标与否、价格审核都在其手中。

两人的合作往后也日渐紧密,从最初的采购合同开始,王勇在陕西省天然气公司的生意,涉及到的领域也越来越广泛。

不仅如此,获取到的多份陕天然气公司会议记录中,多有提及到某某工程交由王勇承建,甚至讨论陕天然气下属公司的股权结构,也会涉及到王勇持股多少等等。

与赵正永私交甚好的王勇,强化郝晓晨与赵正永之间的联系,无异于举手之劳。

数十年下来,深耕陕西燃气领域的王勇,持有了渭南市天然气、陕西通源天然气、陕西通汇天然气配送等十余家公司。

这些公司的业绩情况怎么样呢?它们的年售气总量名列全省前五名,西安市第二名。

作为陕西全省唯一的天然气管道输送商的陕天然气,无论你是谁,都需要从陕天然气购买气源。也就是说,郝晓晨要侧重于谁,谁就能有面粉,才能去做面包。

否则,在陕西境内的这个行业里,你要么是步履艰难、负重而行;要么投靠郝晓晨,对其上表、进贡、入圈子;或者像王勇一样,双方能有利益交换的砝码,能够各取所需。

与省委书记的“隐秘通道”

事实上,除了王勇的路径之外,郝晓晨与赵正永之间还有一条“隐秘通道”。

能够打通这条通道,主要依靠赵正永的内侄女孙俊平。1973年6月出生的孙,籍贯河北定州,与赵正永夫人的容貌高度相似。

孙俊平对西安并不陌生,早在赵正永调任陕西之前,她就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好几年。西安市雁塔区电子城街道电子二路东段18号,这个地址对她来说,有着诸多青春时的回忆。

此地为西安石油学院的所在,她大学生涯就是在此度过,读的是三年制大专,学的是财务会计。

临近毕业时,已经22岁的她,是否想过留在西安?可能也有过留下的想法,缺乏合适的门路,最末她只能回到河北。

简历上的第一份工作,是河北易县的锅炉厂,她进了宣传科,做了一名宣传干事。

在这个平凡而普通的岗位上,她一呆就是八年,生活里也没有漩涡,一切过的那么平淡无奇。调到陕西工作之前,她的职务、职级都没有任何变化,还是普通干事。

地处河北中西部的易县,面积2534平方公里,属于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山区贫困县。直到2018年9月,该县才退出贫困县序列。

1995年的河北易县,经济状况又会有多好呢?孙俊平当年工作的锅炉厂,现在都已找不到痕迹,基本应该是退出市场了。

若继续留在易县锅炉厂,孙俊平的处境想必不会好到哪里去。她人生的转机来自于赵正永跨省调任陕西,担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职务之后。

2003年10月,孙俊平跨省调入陕天然气公司,是否赵正永夫人协调?倒也不是重点,毕竟时任副省级领导,要安排亲戚到地方国企工作,也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此时,担任陕天然气总经理8个月的郝晓晨,对这位省委常委的内侄女,并未很看重。毕竟,赵正永刚来陕西时间不久,其影响力主要还在政法领域,对国有企业的影响力有限。

当然,郝晓晨也留了一步棋,将这位领导家亲戚放在他夫人张**所在的物业公司。

这是一步可进可退的棋,如果后续赵正永仕途有上升,后期随时可以提拔使用,反之也可以一直就放在物业公司。

另外,将其放在自己夫人的手下,随时可与领导亲戚拉近关系,后期搭建通道也便捷。

时隔八年后,30岁的孙俊平干回了对口的财务。虽然,物业公司确实也算不上陕天然气的核心部门。

赵正永晋级常务副省长后,大力推行“气化陕西”工程,其话语权已不可同日而语。这对于心思细腻,善于谋划布局的郝晓晨而言,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

于是,34岁的孙俊平,职业生涯的转机也来了。郝晓晨将其从普通财务人员,提拔为物业公司的综合办主任。

其实,扑克牌本身没有好坏,重点在于什么时机,怎么个出法?郝晓晨是深谙此道的高手。

越往后走,随着赵正永的不断晋升,从常务副省长到省长,再到省委书记。孙俊平在郝晓晨眼中的份量也逐渐不一样,首度将其从物业公司放到了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职务。

这也是一步好棋,与主要领导之间对公、对私的沟通,都能够很便捷的推进。在此期间,郝晓晨心中谋划了一步更大的棋局——将陕天然气从省投资集团剥离出来,单独成立陕西燃气集团……

显而易见,担任省长期间的赵正永,对此事可以说是大力支持,推进不遗余力。

再之后,赵正永省长变成了赵正永书记。郝晓晨再度提拔了孙俊平,将其任命为公司城市燃气事业部副总经理,尔后仕途更是不断晋升,先后担任陕天然气的副总经济师、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

在郝晓晨的大力扶持之下,30岁从普通干事起步,42岁成为集团中层正职(正处级),孙俊平这12年的仕途历程,于普通人而言是不可想象的。

知情人士透露,郝晓晨被带离之后,孙俊平也被带离配合调查,其回来的时间不长……

安徽青年的“大生意”

对一个即将退休的老领导,郝晓晨的出手颇为大气,倒也颇有“江湖气”。相比之下,赵正永对他的“扶持”,也是前所未有的了,他又该怎么回报呢?

其实,就这方面的运作来说,郝晓晨是非常有灵性,而且有独到办法的。作为下属,给领导送的“礼包”,不能过于明显,一定要不动声色,最好是顺水推舟。

于是,来自赵正永老家的安徽青年杨昇,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出场了。

出生于1983年9月1日的他,家住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花山村13栋**号。就其照片而言,相貌清秀,感觉很文气。

对于杨昇的身份,坊间是有过多种说法的——

地方国企人士称,传言杨昇与赵正永是亲戚关系,与赵家人同时在多处场合出现过。

《财经》杂志记者奔赴安徽调查后,获悉杨昇的爷爷亦为南下干部,与赵正永岳父家里私交多年,关系一直不错。同时,赵正永早年起步阶段,杨昇的爷爷对其仕途上的帮衬也比较多。

无论何种情形,两家关系匪浅是事实。赵正永来陕后,杨昇在陕露面的频次也比较多了。

杨昇与郝晓晨之间,双方的交集是什么时候开始,外界已经很难追溯。但是,对工于心计的郝晓晨而言,杨昇这么一步好棋,势必不会错过。

在公司内部,谈及到给杨昇的项目时,郝晓晨提及称:这是赵正永家里人,要想想办法,多多照顾一下。

对郝晓晨的下属而言,领导已经有明确授意,就要想办法具体执行。偌大一个省属国企,要想输送一些利益出去,还是很容易,而且有办法。

但是,按照杨昇的现实状况,交给其一个燃气领域的建设工程,一则利润未必能够达到预期,二则工程不达标的话,后续需要擦屁股的事情特别木乱。

比如,内部人士讲述:陕天然气汉中到安康的管道建设工程,共分五个标段,其中一个标段拿超工程款数千万后撤离工地。后续,郝晓晨又是转包,又是追加工程款,扫尾工作耗费了很大的精力。

前车之鉴,心有余悸。如何稳妥、有序的处理上述情形,这也需要较高的智商。

几方碰撞后,杨昇的“深思未来信息技术公司”浮出水面,给的项目是信息系统整合。

最终的操作思路如下——

由陕天然气给管道建设总包方沟通,总包方出面与杨昇公司签合同,涉及费用由总包方先行支付,尔后陕天然气与总包方在工程总包费用进行追加结算。

如此而为,利益输送合同不会在陕天然气公司账目出现,省却了招标、审核诸多常规程序。最重要的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将领导交办事务完成了。

上述路径,也确实省却了诸多麻烦。这还真是只有不快的斧,没有劈不开的柴。其实,对郝晓晨来说,在他的下属里面,只要有想干的人,就没有做不到的事。

方向既定,剩余的事情就是如何推进,具体执行了?

2011年6月20日,陕天然气公司给“靖西三线系统工程EPC项目部”发去了一份公函,此处将全文摘录了一部分——

为贯彻落实好上述精神,使各项分散的信息整合在统一的平台上……要求贵部在靖边至西安天然气输气管道三线系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内容中增加企业信息化建设部分,具体费用列支项目可研预算经费中。

之后,亦即2011年7月15日,中石油工程设计公司西南分公司给陕天然气回函称——

近期准备开展“信息整合建设施工招标”,同时列了三家分包单位的建议名单:陕西深思未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四川新环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四川长虹佳华信息产品有限责任公司。

紧锣密鼓,精心谋划之下,杨昇的深思未来最终中标,价格为2369.224万元。

事实上,前述情形在陕天然气并非首次,赵正永家人的招呼也未停止过。

内部人士透露,陕天然气的工程项目里,来自赵正永夫人河北老家的施工方也不在少数,“只要是来自领导家的招呼,郝总都会快速处理,绝不拖沓。”

他终于能“说一不二”

通过多种勾兑方式,郝晓晨逐步进入了赵正永的圈子,他的江湖地位也日渐稳固起来。对赵正永的称呼也悄然改变,以前是赵省长,后来逐渐变为正永省长、正永书记。

两者关系的变化,从赵正永主持召开的会议中亦有痕迹可循。“气化陕西”的会上,进行项目汇报的并非是董事长袁小宁,而是作为总经理的郝晓晨。

省长或省委书记参加的专题会上,董事长或者总经理谁来汇报?也是意味颇多的情形。

事实上,赵正永对郝晓晨的眷顾,让公司内部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早先,对郝晓晨的数次举报,在赵正永或直接或间接干涉下,他都未伤分毫。甚至于,对网络上发布的举报郝晓晨帖子,赵正永都亲自批示——

一些媒体、网络刊发未经核实的举报,实为不妥。

堂堂地方大员,一省督抚,给下属国企负责人背书都背到这个份上,也真是没谁了。

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自从攀上了高枝,作为总经理的郝晓晨与董事长袁小宁之间的关系也日渐微妙,他也越来越不将袁放在眼里了。

陕西燃气集团人士称,袁小宁当年分管陕天然气的时候,郝晓晨还毕恭毕敬。靠上赵正永以后,在公司扶持自己势力,羽翼日渐丰满,与袁小宁之间的冲突也变多了。

其实,郝晓晨的性格里面,他的弯腰只是一种隐忍,并非其目的。实力弱小的时候,卑躬屈膝是没有问题。实力具备之后,翻脸对抗也是必然结果。

但是,体制内的情形,有些天堑太长,鸿沟太深,要跨域过去还是很难或者说不可能的。

比如,此时的郝晓晨,作为陕投集团下属子公司的总经理,要想跨过袁小宁,晋升成为正厅级官员?至少,在陕投集团内部而言,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郝晓晨从来都不走寻常路。他又一次剑走偏锋,不按套路出牌了。其实,依照他的性格而言,也正常——此路不通,那就重开一条路。只要能够走到罗马去,还在乎是哪条路?

唯一的可能,就是将陕天然气剥离,从陕投集团独立出来,单独成立一家正厅级的国企。

要做到这一步,相当于从陕投集团割肉出去,没有主要领导的强硬指示,谁会同意呢?

“郝晓晨与赵正永前期都沟通好了,陕投集团高层知道的时候,事情基本已成为定局了。”知情人士回忆称。

一定程度而言,郝晓晨绝对是陕西燃气集团的开创者。没有他的话,也不会有这集团。

最终,郝晓晨如愿以偿,在赵正永省长的大力支持下,陕西燃气集团成功组建,他也如愿晋升为正厅级的陕西燃气集团总经理。

然而,燃气集团的董事长仍是袁小宁,总经理还是二把手。对他而言,还是有着诸多牵掣,达不到一锤定音的程度。

格局的变化总在瞬间,坊间都认为时任省长赵正永因年龄问题,很难接任省委书记时,结果却再次超乎意料,最后公布的省委书记,还是赵正永。

于是,郝晓晨迎来了他的又一个春天。2014年4月,袁小宁被赵正永调回陕投集团。郝晓晨也顺位接任陕西燃气集团董事长一职。

真不容易,51岁升任正厅,54岁终于如臂使指、说一不二,成就了陕西的“燃气之王”。

袁小宁调离不久,郝晓晨修改了其之前制定的企业文化口号。原本是“天然之气,厚德者生”,郝晓晨将“生”改为了“兴”,最终定版为“天然之气,厚德者兴”。

有戏言称,郝晓晨宁为兴旺,不谋生路,最终自毁前程,锒铛入狱……

责编 师安鹏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 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粉巷财经公众号
粉巷财经微博

我们是谁

粉巷财经创立于2016年,是专注于陕西区域政经、财经及重大公共话题的综合性新媒体,隶属国内三大主流财经日报之一的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粉巷财经由资深财经采编团队及品牌策划、创意营销等知识背景的专业人员操刀运作,旗下拥有“两微一网”,并受邀入驻头条号、企业号等10余家国内主流内容分发渠道。

粉巷财经坚持有物、有料、有见的高端内容智造,影响力与日俱增,日前已成为陕西财经类新媒体第一品牌,不断更新的精品原创文章吸引了国内多家主流权威媒体常年转载。“但凡陕西区域出现新政、突发事件、产业动态、人事调整等情形,看粉巷财经如何解读?”已然成为一种现象,文章影响力直达地方决策层。

联系我们

方式一:爆料专区留言

方式二:发送邮件至mjxafxcj@nbd.com.cn

方式三:粉巷财经公众号(ID:nbdfxcj)后台留言


版权声明

欢迎转发、分享、点赞支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授权转载请移步粉巷财经后台留言申请